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欢迎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负面清单越来越短 开放决心力度更大

2018-07-12 13:53:08 作者:杨虹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阅读次数:786
摘要: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

  7月6日,美国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在以美国为首的单边主义盛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却全面履行入世承诺,以更大力度推进对外开放。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
  
  受访专家表示,在欧美国家对外资审查“收紧”的当下,中国如期发布的两份新版负面清单全方位推进开放,在一、二、三产业都有缩减,表明了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决心。无论是成本驱动型的外资、市场驱动型的外资还是技术驱动型的外资,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对外资企业来说,可选择投资的地区更多。而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比全国版负面清单少了三条,更多体现了先行先试。
  
  汽车、金融领域绘出开放路线图
  
  无论是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还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均发布了汽车、金融领域对外开放路线图和时间表,通过给予相关行业一定的过渡期,增强开放的可预期性。“此次负面清单开放的领域,许多是境外投资者长期关心的。比如,在制造业领域,汽车行业的分阶段开放;在服务业领域,取消金融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对媒体表示。
  
  在两份新版负面清单中,汽车方面,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而金融方面,2018年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的外资股比放宽至51%,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法兴银行中国区环球市场部总监何昕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近年来,中国已将外商投资准入限制措施减少近2/3,各地政府相应出台了一系列积极吸引外资措施,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基本实行了备案管理。2018版负面清单以最精简的清单条目,落实了国家重点领域开放的政策。“特别是金融业方面放开了外资股权的限制,迈出了作为全球第二大引资国主动融入经济全球化的标志性步伐。法兴银行准备在中国投资布局,与中国本土券商合资,从事股票和衍生品方面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两份新版负面清单统一列明了股权要求、高管要求等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各地区各部门不得专门针对外商投资准入进行限制,一律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进行管理。“透明度和规范度均有所提高。”高峰表示。
  
  全面放宽准入
  
  所谓负面清单,相当于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列明了企业不能投资的领域和产业。凡是针对外资的与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不符的管理措施,或业绩要求、高管要求等方面的管理限制措施,均以清单方式列明。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的主要特点是全方位推进开放,一、二、三产业全面放宽市场准入。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保留了48条特别管理措施,比2017版减少15条。全国版的负面清单在金融、基础设施、交通运输、文化、汽车、船舶、飞机、农业、能源、资源等22个领域推出了开放举措,限制措施缩减了近1/4。“这体现了我国吸收外资的国际化水平进一步提高。”高峰表示,全国版的负面清单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独立出来,与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的表述和体例一致,使境外投资者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比对。
  
  “全国版的负面清单更具有普遍性,无论是成本投资型、技术投资型还是市场投资型,外资企业可以选择的地区更多。”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负面清单越来越短,体现了我们进一步开放的决心,表明了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态度。”
  
  自贸区先行先试
  
  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比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少三项,在全国负面清单开放措施基础上,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在更多领域试点取消或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尤其进一步在文化、资源、种业、电信等领域进行开放的压力测试。”高峰说。
  
  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仍沿用“说明+列表”的模式,条目由2017版95条缩减至45条。在放宽市场准入方面,除与全国版负面清单一致的开放措施外,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在种业、油气、矿产资源、增值电信、文化等重要领域提出了新的举措,进行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在负面清单口径方面,对标国际规则,主要列示股比要求和高管要求等外资准入方面的特别管理措施,实现与全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的可对比;对于非常规投资范畴的内容、内外资一致的管理措施、部分行业的审批要求等,原则上不单独列示,按照现行规定执行。”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从2013年公布实施的首份自贸区负面清单到最新的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已经从最初的190项大幅缩减至45项。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修订自贸区负面清单,充分发挥自贸区“试验田”作用,在对外开放方面继续先行先试,探索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为更大范围扩大开放、完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积累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2018版自贸区负面清单中,将小麦、玉米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外资股比由不超过49%放宽至不超过66%;取消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资放射性矿产冶炼、加工及核燃料生产的规定;取消演出经纪机构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将设立文艺表演团体由禁止投资改为中方控股;将上海自贸区原有28.8平方公里区域试点的增值电信开放措施推广到所有自贸区,包括取消存储转发类业务、呼叫中心业务、国内多方通信服务业务、上网用户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外资股比限制,取消国内互联网虚拟专用网业务外资股比不超过50%的限制。
  
  “自贸区版负面清单尽管比全国版少了三条,但两者逐渐在进行无缝对接,着实不易。”白明认为,自贸区版负面清单更多体现先行先试,每个自贸区均可以试用,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逐渐为全国总结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有效控制开放的风险。“各自贸区可依据自身条件不断试行,如文化领域的开放,目前来看对于上海、天津、广东等服务业发展水平高、文化演出比较密集的地区是极大利好,但其他自贸区也可以借政策东风,利用外资发展当地文化产业。”白明说。
  
  一些国外研究机构对于两份新版负面清单也表达了他们的看法。如中国欧盟商会认为负面清单还可以再缩减,期待制定相应的实施法规等。
  
  受访专家认为,在欧美国家对外资审查“收紧”的当下,中国却大幅度缩减负面清单,体现了中国开放的诚意。“包括欧美在内很多国家和地区在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等领域也并未开放,任何国家出台的外资负面清单也不可能让所有国家都满意。”
  
  谈及新版负面清单对吸引外资的作用时,白明表示,“对外资来讲,很多新开放的领域,会加大外商来华投资力度,但负面清单只是吸引外资的一部分,营商环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更为外资所关注。”
  
  “相信新版负面清单的实施,将进一步激发各国投资者来华投资的热情。”高峰表示,商务部将继续推进投资的便利化,优化营商环境,使对外开放的举措落地生根。
分享到:
0